当前位置: 华闻网 - 艺术

让我在北京撒点野

时间:2016-06-21 11:04    作者:华闻网    热搜:北京

力天,男,30岁,大学本科,贵州人。某软件公司负责人。

第一眼见到瘦瘦小小的他,以为他刚从学校毕业。也绝不会想到这样的身躯曾在戈壁滩上找过石油。

1992年他从江苏一所大学的地质系毕业后,很干脆地去了新疆。系里要树他为志愿支边模范,他说:免。他喜欢新疆,喜欢新疆的音乐,去那里纯属个人兴趣,而且他去之前就已想好了期限--三年。就这样,他在哈密呆了三年。在普通人的想像中,在石油勘探队工作一定是个苦差使。我问他是不是这样,是不是因为日子太苦了,咬牙挺了三年,时间一到立马就当了逃兵。他哈哈大笑,说,和现在相比,那时的生活比蜜甜。富裕、自由、不仅有好吃的水果,还有好看的姑娘。空闲时间很多,他写歌,弹琴,在乐队当过吉他手,还承包过单位的歌舞厅。赚了不少钱,又挥霍一空。

但他明白在新疆的生活该结束了。没有丝毫的犹豫和留恋,就像他当年来到哈密时一样,来到了北京。来北京的初衷也还是和音乐有关。他在圆明园的画家村住下了。画家村白天游荡着各式各样的诗人、歌手、画家和妓女,夜晚却荒凉得让人心慌。他租的房子很像一个大仓库,墙壁上有一盏刺眼的灯,坐在它的底下,我不像客人,倒像个犯人。房间里可以说是什么也没有,就显得更加空旷和不真实。房东三十多岁,养了一只黑色大狼狗,没有固定职业,也玩点音乐。

天冷了,也没钱了。又听说要清理圆明园,他转移到北京科技大学的学生宿舍,住了两三个月。来北京的一年中,他始终在思考要做什么样的音乐,用他的话来说,他追求的是一种纯粹的音乐,扬弃了内容的音乐。他和北京的地下乐队也有些来往,如舌头乐队。为了填饱肚子,他在语言学院办了一个吉他培训班,生意居然还不错。干了三个月,他放弃了。在这一年中,他渐渐地感觉到自己搞音乐是没有前途的,他已不年轻了,不可能像一些充满激情的音乐人为了某种感觉而活。他有着很明确的目的,正因为很清醒地看见了它,自己又不可能达到它,他决定放弃。

他说,在北京混的这几年中,他渐渐明白了一点:一个人很年轻的时候,仿佛有很多事可以做,有很多道路可以选择,其实这种想法是虚妄的。一个人一生中能做的事真的很少,他真正能做好的也许只有一件。他知道他的局限在哪里,他也知道在多年之内他不可能突破它。

我想:很多时候,学会放弃是不是比学会坚持更难呢?

他搬到了甘家口附近的一处地下室,先和几个朋友做起了名片生意。五六个人住在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里,一起抽着烟,一会儿就烟雾弥漫,让人无法呼吸。他们这群人不久就散了,一个人回了老家,力天和另外一个朋友言深转向了计算机业。这是1996年。

言深大学学的是冶金机械,但一直对设计电脑软件很感兴趣。他从湖南的工厂辞职后,来到北京推销他设计的电脑绣花软件。一个偶然的机会,力天和言深认识了,并一直合作到现在。绣花软件至今也没卖掉,中关村一家电脑公司的老板却看上了言深的技术。力天和言深在这家公司作为一个工作小组,负责开发一个教育软件。住的条件没有什么改善,住在一家小旅馆里,工资也不高,辛苦地做了一年,老板对他们说软件的销售很不理想。过了很久,他们才知道被骗了。

手头又没钱了,连租房子的钱都没有。两个人商量了几天,深感为别人做,还不如自己做。于是,各自返回了老家。干什么?借钱,开自己的公司。两人带着沉甸甸的10万块钱重新回到了北京,还有忐忑不安的心。这次和以往不同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1998年,只有两个人的歌灯数码技术公司成立了,注册资金10万元。他们在海淀图书城附近租了个两居室,吃、住、办公全在这。开发游戏软件。

这次他们终于成功了,一家大公司出资100万买下了这个游戏。生活慢慢地好起来,他也有了个女朋友。

我记得他曾对我很抒情地说过他在大学里的一段单相思,如今当我问他爱情是什么的时候,他对我说那些年轻的浪漫都是他妈的扯淡。

买房子,过日子。他点燃了另一支烟,说。

我问他来北京来对了吗?

他说:当然,北京的机会很多,特别是对做IT的人来说。不过,其他的我就不喜欢了,更不喜欢北京人。

总有一天,他会离开北京的。等他有了很多钱很多钱以后,到时再去玩音乐。

那时他会想,过去的日子就当是在北京撒了点野。


让我在北京撒点野

艺术精选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