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闻网 - 教育

4名女大学生“半路改行”开飞机经受住严酷淘汰关

时间:2017-11-16 12:28    作者:杜玉梅    

4名女大学生“半路改行”开飞机

“严酷”考核一关没过就会被淘汰 3名“大长腿”还没有男朋友

“女司机”,常常是毛手毛脚的代名词,可湖北的4名女大学生,不仅能开汽车,还在大学毕业后一起“改行”,开起了飞机。她们沉着冷静,在某些方面甚至优于男飞行员。在全国范围内,女飞行员占比约两百分之一。昨天,东航武汉公司组织4名女飞行员集体亮相,让她们讲述女飞行员是怎样炼成的。

“大长腿”得经受住严酷淘汰关

成为女飞行员,除了身体健康以外,还必须是“高个头、大长腿”。因为很多飞机上的操作动作,只有腿长才够得着。具体要求是,女生身高1.68米以上,腿长的要求是臀线以下不少于74厘米。很多报名的女生,身高够了,却因为腿不够长而惨遭淘汰。

从大学非航空专业,直接转行学习飞行的,在航空公司叫做“大改驾”。陈静招飞选上后,被派往湖北蔚蓝国际航空学校学习。祝沁妮、朱晨、张娴则参与了东航的招飞,过关后,被同时派往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简称飞院)进行学习,三人成为同学。当时飞院4000多名学员,学习大飞机飞行的女生仅20人。

朱晨说,自己是文科出身,一些航空理论的学习则用到物理等方面的知识。一开始自己听课特别吃力,只好用上比其他同学更多的精力反复钻研,认真请教,最终慢慢跟上了节奏,且成为班级的“学霸”。

第一年主要学习的是理论课程,每一个科目仅有4次通过机会。4次不能通过,便会直接淘汰。而理论学习结束后,是小飞机模拟飞行,学员飞满13个小时,就要有一个整体考核,这同样是一次严酷的淘汰。累计满35小时飞行后,教练就要放手,让学员独自驾驶飞机飞行。这一关被称为“放单”。这一关仅一次机会,不能过关,便意味着要从“飞院”退学。不少人因为不能独立“一飞冲天”,就在这个环节被淘汰了。

能俯瞰世界的美 苦累都不是事

目前,在湖北,数以千计的飞行员中,仅有6名女飞行员,除上述4位,另两位在国航湖北公司。相对于男飞行员,女飞行员天生有着体力上的弱点,就算是曾经的体育生张娴,一样感叹,没有“配平” (类似于汽车的电动助力)的辅助,很多操作上特别费力气。

目前,东航的飞机以波音居多。张娴说,波音飞机被飞行员称为是“空中健身房”,可见操作上特别费力。

为了锻炼新人,在训练时,教练一般不会让学员启动“配平”。另外,在飞机出现故障时,如液压失效,很多操作就会变得沉重,类似汽车熄火时扭动方向盘一般费力。这对女飞行员是一个体力上的考验。张娴、朱晨等一空下来就通过打羽毛球等运动锻炼自己的体力。

飞机驾驶室对普通乘客是个禁区,很多乘客羡慕,飞行员能在驾驶室内一览天空之绚丽,大地之壮美。可对于4名女驾驶员,她们却要在这里忍受着毫无遮挡的紫外线强烈直射。

张娴说,尤其是夏天,她们即使涂了防晒霜,一样会被晒得黝黑。

看得到的苦累之外,还有看不到的心理压力。没有强大的心理素质,是无法成为女飞行员的。不过,四位女生谈起自己的职业选择,没有一人后悔。而让她们能够坚持下来的,是常人难以欣赏到的“上帝的视角”。

被家人牵挂平安与婚事

从今年5月,张娴、祝沁妮、朱晨等陆续升空,成为二副。陈静因中间结婚生子后停飞了一段时间。目前正在做重新上岗准备。

张娴介绍,她初航飞的是武汉—青岛—大连航线。当时从青岛飞往大连时,雷电交加,无法降落,只好飞回青岛,等待时机再飞。

祝沁妮的初航飞的是武汉—上海虹桥航线。她说,飞到上海上空,俯瞰上海,十分壮美,但她来不及欣赏风景,因为她背负着整架飞机的安全责任。

祝沁妮成为一名飞行员,家里人很为她自豪,但多了一份牵挂,落地向家人报平安是飞行员的一种职业习惯。

除了安全的牵挂,女飞行员的家人们还有一份牵挂便是她们的终身大事。

除陈静外,另外3名女飞行员都还没有男朋友。虽然颜值高、工作好,但三人表示,工作忙很少有机会接触到优秀男青年。记者张全录 通讯员王茹

4名女大学生“半路改行”开飞机经受住严酷淘汰关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