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闻网 - 要闻

佩洛西:与特朗普缠斗到底

时间:2019-02-23 11:12    作者:醉言   来源:中新网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静

本文首发于总第888期《中国新闻周刊》

不顾国会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的抵制,也不顾共和党内部的反对声音,华盛顿当地时间2月15日上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国家紧急状态”行政令。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滥用总统权力”“蔑视法律”的谴责,则是特朗普要面临的更严峻挑战,他也面临着可能被提起诉讼的风险。

特朗普可以借由“国家紧急状态”跳过国会,获取足够的资金用于修建南部边境墙。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一位白宫官员透露,特朗普预计能筹集到80亿美元修建边境墙资金。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研究员倪峰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目前佩洛西只是口头谴责,但是少数族裔群体是民主党的基础选民,而特朗普的修墙计划针对的正是这部分人。因此民主党绝不会善罢甘休,代表民主党的佩洛西将和特朗普继续缠斗下去。

“修墙”斗法

民主党人佩洛西自今年1月3日当选众议院议长以来,一直围绕着“修墙”问题与特朗普“斗法”。在正式当选当天,佩洛西就推动众议院投票表决新拨款法案,以早日结束部分联邦政府机构“停摆”局面。

自2018年12月22日至2019年1月24日,由于特朗普与民主党就拨款问题始终僵持不下,导致美国联邦政府一些部门停摆,创下35天的美国政府史上最长关门纪录。期间,80万联邦雇员的工作和生活受到影响,美国因此遭受的损失可能达到30亿美元。

1月16日,佩洛西以政府停摆导致的安全问题为由建议特朗普推迟其原定于1月29日的国情咨文演讲,或者以书面形式向国会提交国情咨文。此事发生后不到24小时,特朗普就动用自己作为美军最高指挥官的权力,拒绝为佩洛西的阿富汗访问行程提供军用飞机。随后,双方互致信件,进行几轮隔空喊话。

最终,这轮“斗法”以特朗普做出让步、推迟国情咨文演讲而结束。随后,特朗普在1月25日签署临时拨款案,为“停摆”机构拨款3周,并于2月5日在国会发表了上任后第二次国情咨文演讲。

为避免美国联邦政府再次关门,民主党和共和党紧急协商,于2月11日达成初步一致,并在14日通过一份总额超过3300亿美元的拨款法案。不过,这份法案仅同意拨款约14亿美元用于在美墨边境指定地区新建约90公里的隔离物,远低于特朗普此前要求修建边境墙的57亿美元。

对于作为特朗普重要竞选承诺的“修墙”问题,显然他没那么容易妥协了。于是,特朗普另辟蹊径宣布美国南部边境出现“国家紧急状态”。特朗普称,毒品和人口贩子以及其他犯罪分子“正在入侵美国”,边境墙将有效遏制这些问题,诉诸行政而非立法手段是为了“更快地造墙”。他表示,即使此举遭遇法律挑战,他也有信心“打赢”。

特朗普难以逾越的一道坎

特朗普在国会大厦发表他的第二份国情咨文时,南希·佩洛西伸直双臂带着意味深长表情的夸张鼓掌姿势,被网友戏称为“史诗级鼓掌”。尽管佩洛西次日表示,她向特朗普总统伸出双臂鼓掌时并没有讽刺的意味,但鼓掌照片还是一夜间就火遍社交媒体,成了当时表示讽刺的最流行表情包之一。

今年78岁的佩洛西,曾在2007年至2011年担任过国会众议院议长,是美国国会成立218年来首位女性议长,也是有史以来职位最高的女性联邦官员。这次掌管众议院,是她时隔8年后再次出任这一职位。

佩洛西属于民主党左翼,政治立场鲜明。她支持宽松移民政策,关注人权问题,尽管是天主教徒却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2003年,小布什总统发动伊拉克战争时,佩洛西是众院126名反对出兵伊拉克的民主党议员之一,此后又一直强烈批评布什政府的伊拉克政策。奥巴马总统提出医保改革法案后,她是主要的推动者。

“佩洛西是非常典型的自由派民主党人,而且这么多年来她的立场从来没有变过,可以说她代表了最看不上特朗普的那批人,在政治理念上,与特朗普完全对立。”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研究员倪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中期选举,民主党夺得众议院控制权后,佩洛西就表示要“恢复宪法对特朗普行政当局的制衡”。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作为一个长期活跃在国会的老牌政客,佩洛西有相当大的势力以及老练的政治手腕,“政治斗争相当有一套”。

此次中期选举中,佩洛西在三个月内通过71场筹款活动,为民主党筹得1.29亿美元。从中期选举投票的11月6日至党内正式提名议长的22天之内,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佩洛西在党内受到一些年轻议员挑战,但是她在短时间内至少成功使66名议员回心转意转而支持她,最终获得提名。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佩洛西被认为是2010年医保法案在国会通过的最大功臣。《纽约时报》和《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等媒体2010年3月报道称,就在医保法案推进面临重重困难,奥巴马开始打退堂鼓,打算放弃一揽子解决医改问题时,是佩洛西坚定的立场,使奥巴马确信推动医改法案整体通过是最正确的选择。佩洛西还四处游说拉票,就在投票前一周,她还一刻不停地跟态度摇摆的议员交谈。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评论称,“佩洛西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位出色的立法谋士和拉票能手。”

“遇到佩洛西这样一个富有经验又很有政治智慧的政客,可以说是特朗普在国会难以逾越的一道坎。” 韦宗友说。

1月3日,佩洛西就任众议院议长几个小时后,特朗普就突然现身白宫例行记者会,继续“推销”边境隔离墙方案。美联社报道称,这是特朗普2017年1月就任以来首次在白宫例行记者会上露面并讲话。

在以往与不同“对手”的交锋中,特朗普向来口无遮拦,常常在自己的推特上进行人身攻击。例如称将他告上法庭的艳星丹尼尔斯为“马脸”,称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为“野生比尔”“伪君子”,称参议员查克·舒默为“爱哭鼻子的查克”等。尽管特朗普在接受采访和推特上没少批评佩洛西,但目前为止他给佩洛西起的唯一绰号就是她自己的名字:南希。

前众议院议长哈斯特尔特的顾问、共和党战略家费荷里认为,特朗普对佩洛西怀着敬意,“与他怎么对待别人相比,他对佩洛西始终保持着尊重,这对他而言是很好的政治策略。”

两党裂痕越拉越大

美国政府和国会在预算问题上争执不下导致政府关门,历史上屡见不鲜。但此次关门之所以惹人注目,除了特朗普和佩洛西的极强个性带来的戏剧效应外,还因为移民问题涉及两党执政根基,也突出反映了几十年来两党渐行渐远的对立态势。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自2000年起,美国的拉丁裔人口已经超越黑人,成为第一大少数族群,墨西哥是美国拉丁裔族群的第一大来源国。美国独立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在2018年进行的一项调查称,62%的拉美裔人认同或倾向于民主党,而支持共和党的拉美裔人只有27%。

美国拉美裔全国委员会2016年的一项调查数据则显示,在过去的15年里,拉美裔的入学率大大超过了白人和非裔美国人。18岁以下的拉美裔人总共有1820万,较2000年增加了47%。

当前围绕拉丁裔选票的争夺,很可能对今后几十年内的大选形势产生影响。倪峰认为,无论是为了现在的选票,还是未来的潜在选票,特朗普口中“想要翻越比登珠峰还难”的美墨边境墙计划,民主党都会坚决地抵制下去。

“今天府院之争愈演愈烈的局面,与特朗普遇事就要把人逼到墙角的行事风格不无关系,但同时也要看到,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民主党与共和党无论在国内经济、社会议题还是宗教议题上,分歧已经越来越大。”韦宗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1994年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在后来的众议院议长金里奇带领下,一举夺得参众两院控制权,终结了民主党连续执掌众议院40年的历史,被学界称作“金里奇起义”,也标志着共和党近二十多年保守化的开端。到2010年,极端共和党势力掀起“茶党”运动,至今余波不绝,进一步将党内温和派和中间派的生存空间挤压殆尽。

美国民调和政治类新闻网站“538”在2018年12月报道称,政治科学研究人员使用动态加权提名评分法评估之后,认为现在国会中的共和党人与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国会共和党人相比,更加保守和右倾。前众议院议长约翰·博纳、俄亥俄州州长约翰·卡西奇等人在老布什时代曾被视为坚定的保守派,但近些年,他们在共和党的基本盘选民心中,已经不够“右”了。

与此同时,随着更多年轻议员的加入,民主党正朝着更加自由化的一端加速迈进。布鲁金斯学会2019年1月一篇名为《最新民调显示民主党自由派壮大》的文章显示,克林顿时代,认为自己是自由派的民主党人只有25%,但到2018年,这个比例上升到了51%。

韦宗友说,两党的分歧和裂痕越来越激化,合作越来越少,是现在修墙问题陷入僵局的根本原因。

从修建隔离墙两党互相掣肘的局面看,倪峰认为,不管是金融监管松绑,还是废除奥巴马时代医改政策,特朗普的国内议题都很难再推进下去了。在外交方面美国总统掌握很大的自由裁量权,下一步特朗普极有可能在外交上持续发力,为2020年的选举谋求政绩。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6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佩洛西:与特朗普缠斗到底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