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闻网 - 要闻

无意中踩了“权健”的雷,金财互联忙撇清

时间:2019-01-31 19:42    作者:叶知秋   来源:搜狐    热搜:互联

近期,上市公司金财互联的股价大幅跳水,或因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以“权健”冠名,而权健集团的实控人束昱辉,也是公司持股超5%的重要股东。伴着丁香医生所写文章的影响逐步发酵,公司频频发布公告,努力撇清与权健集团和束昱辉之间的关系,颇有几分剪不断、理还乱的无奈。

金财互联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金财互联,曾用简称:丰东股份,证券代码:002530.SZ)是一家以互联网财税服务和热处理设备制造及服务为主营业务的中小板上市公司。原本只是两市3,568家上市公司中极其平凡的一家,投资者对它不够关注,操盘手不拉抬它的股价,甚至连研究员们都有大半年没有更新关于它的研究报告了。

可是,自从丁香医生撰写的《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于2018年12月25日发表以来,随着权健集团涉嫌非法传销、延误病情致人死亡、夸大宣传保健品效果谋取钱财等斑斑劣迹为大众所了解,A股市场上的金财互联一时又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可惜是负面的焦点。据公司2018年三季报披露,公司第一大股东是江苏权健东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润投资),其持股占总股本之比为19.75%,而权健集团的实控人束昱辉,持股占比则达到5.43%,是公司的第六大股东。

天津市已于2018年12月27日设立联合调查组进驻权健集团开展调查;天津市委、市政府从2019年1月2日起,已经开展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的专项整治活动;同日,当地公安机关也已经对权健集团涉嫌传销犯罪和虚假广告犯罪进行立案侦查……在上述政府行政力量的强势介入之下,或是受到冠名“权健”的东润投资和束昱辉本人对金财互联持股的影响,公司的股价从2018年12月25日开盘的7.90元/股,跌至2019年1月2日收盘的6.07元/股,在短短五个交易日内,累计跌幅高达23.16%。

发布多个公告,欲与“权健”保持距离

或许是为了应对股价大跌,金财互联分别在2018年12月29日和2019年1月3日发布了《关于与权健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束昱辉先生关系说明的公告》(以下简称:关系说明)和《关于股价异动的公告》(以下简称:异动公告)等两个公告,希望在这个风口浪尖之上,与权健集团和束昱辉保持“合理的距离”。

根据关系说明公告披露,东润投资虽然冠名“权健”二字,但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却并非权健集团的实控人束昱辉,而是金财互联的实控人朱文明,朱文明持有东润投资股份占其总股本之比为57.25%,实际控制东润投资持有金财互联占比19.75%的股份。此外,朱文明还直接持有金财互联8.35%的股份。

束昱辉是东润投资的第二大股东,持股占比为23.99%。据关系说明公告披露,上述束昱辉在东润投资的持股,来自于2015年3月,通过收购其他股东所持东润投资股权而得到。通过持有东润投资的股份,束昱辉间接持有金财互联的股份占比为4.74%。此外,在2016年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中,束昱辉直接增持了占公司总股本之比为5.43%的股份,两者合计持股占比为10.17%。

2016年1月,朱文明和束昱辉签署《一致行动协议》,构成了一致行动关系。根据该协议的内容,束昱辉在股东表决权、提案权、董事监事提名权等方面需与朱文明保持一致,并以朱文明的意见为最终意见,实际上将上述股东权利委托给了朱文明。通过对东润投资的实际控制、对金财互联的直接持股和上述一致行动协议,朱文明可以实际控制金财互联33.57%的股份表决权,是金财互联的实际控制人。从上述一致行动协议的内容可见,虽然束昱辉是朱文明的一致行动人,可是却并非是金财互联的共同实际控制人。据关系说明公告披露,束昱辉不参与金财互联的运营及管理,由其实际控制的主体,包括权健集团在内,与金财互联之间不存在业务重叠和利益冲突,双方在资产、业务、人员和市场方面都具有独立性,他仅是公司的财务投资人。

虽然,关系说明公告解释了金财互联与权健集团、束昱辉之间的关系,但是市场好像并未完全认同公司的解释。2019年1月2日,新年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公司股价再度大跌7.89%,又逼出了公司的异动公告。在该公告中,公司再次声明,束昱辉仅为公司财务投资人,不对公司的决策、经营产生任何影响。

束昱辉两度入股,埋下了如今踩的“雷”

如今束昱辉的持股,或许已经成了金财互联的烫手山芋。可是回想2016年,公司通过定向增发股份并购方欣科技100%股权,尝试开展互联网财税服务的第二主营业务,那时束昱辉作为定增对象,为公司提供巨额资金,却可能是公司当时的“及时雨”。

2016年,当时金财互联仍名为丰东股份,在并购方欣科技之前,公司的主营业务为开发、生产、销售热处理设备及其辅助设备,并提供相应服务。根据2016年11月18日公布的《新增股份上市报告书》披露,为了收购方欣科技100%股权,公司向徐正军等8名方欣科技原股东以发行1.48亿股公司股份的方式,支付总交易对价18.00亿元。此外,公司还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募集配套资金,通过向朱文明、束昱辉等5名特定对象发行股份,募集12.00亿元资金,用于建设两个募投项目,补充方欣科技的流动资金,并支付本次交易的相关税费。束昱辉在本次定向增发中认购公司股份2,664.1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之比为5.43%,缴纳股款金额为4.30亿元,占该次定向增发募集配套资金总额的35.83%,是仅次于丰东股份实控人朱文明的出资方。

除了上述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之外,根据公开的工商信息,束昱辉确实于2015年3月16日入股了当时仍名为大丰市东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东润投资,认缴出资金额为239.94万元,实缴出资额为0元,持股占比为23.99%。此后的2016年11月15日,东润投资在更名为盐城市大丰东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之后,最终更名为江苏权健东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原先或许是想从第二大股东名下的权健集团借点“威名”,没想到却成了2018年底的“大麻烦”。

无意中踩了“权健”的雷,金财互联忙撇清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