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闻网 - 趣闻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时间:2017-08-08 18:07    作者:许一诺    

原标题: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来源:中国历史网

慈禧太后的照片一直在网络上广泛流传,她在照片中或正襟危坐、或对镜梳妆、或雪中倚石肃立,我们今天先来欣赏一下老佛爷几张自以为的“靓照”。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慈禧太后对镜梳妆,她向来特别注意自己的形象。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颐和园仁寿殿前,慈禧太后被太监环侍,气场很强大。前排左一是崔玉贵,右一就是李莲英大总管。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史料记载,慈禧的房间里总是摆放着大量水果,以增加香味。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颐和园仁寿殿外,慈禧太后被太监环侍。图片上的慈禧太后看起来威风八面,大清朝的面子给她挣回来了

那么慈禧是在什么情况下得以接触到摄影的呢?她为什么那么痴迷于摄影呢?

1903年3月起,清朝驻法使臣裕庚的两个女儿德龄、容龄被召入颐和园,随侍慈禧之侧。夏季的一天,慈禧突然进入德龄的住处,看到了德龄的照片,颇为羡慕,于是她也想拍几张。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德龄公主

限于严格的皇家规矩,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宫拍照,慈禧也有很多顾虑。

这时,裕庚的夫人插话说,德龄的哥哥勋龄研究过摄影术,可以为太后拍照。慈禧对此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命勋龄第二天早晨就开始拍摄。当慈禧听说照一张相只需要几秒钟的时候,她特别惊讶。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慈禧与外国使节的家眷在颐和园乐寿堂合影

自从有了照相机,慈禧就像着了迷一样,仔细挑选衣服,精心化妆,摆出各种造型,其热衷程度不亚于现在社交网络上的自拍狂。她将此视为十分严肃的事,每次照相前会翻阅历书,选定良辰吉日。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更为有趣的是,慈禧甚至在颐和园中玩起了Cosplay,装扮成观音菩萨,还要身边的人扮成韦陀、散财童子等形象,打造出一幕佛教中的场景。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慈禧扮观音菩萨的照片,左为崔玉贵、右为李莲英。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左起:裕庚夫人、德龄、不知名的太监、慈禧、容龄。

摄影术进入中国50多年,慈禧才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对她不能不说太晚了点。事实上,慈禧第一次被照相机定格,并非是1903年,可能连她自己都不清楚,早在此前一年多,她就被外国摄影师记录了下来。

众所周知,慈禧在庚子之乱中仓皇逃出北京城,一路狂奔到西安,驻跸一年有余。1901年10月6日,慈禧与光绪从西安起驾回銮。

下火车后,慈禧乘八抬黄缎轿进京。据皇家侍卫岳超回忆,慈禧出站时,大量外国男女前来围观,秩序紊乱,毫无礼貌可言。

经过正阳门时,慈禧进瓮城内的观音庙拈香,当时城墙上有很多外国人聚集观看,甚至有人脱帽向她打招呼。

原本,此举在当时属于“大不敬”,但刚刚被外国人打了个满地找牙,慈禧也无可奈何,只得挥手示意,装作很友善的样子。

恰好这一幕被城墙上持照相机的外国人抓拍到,成为慈禧的第一张照片。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慈禧在正阳门瓮城被抓拍到的照片,摄影师不详。这也是慈禧唯一一张非摆拍的照片。

这张照片在偶然之中成为永恒,对慈禧而言带有浓厚的屈辱意味。

曾经霸气老佛爷不见了,在众人面前呼风唤雨的慈禧在洋人的照相机里,透露出一种卑微谦恭式的讨好。

不久之后,慈禧在会晤外事时候,就提出了那句至今让每个中国人感到耻辱的名句:“量中华之物力 结与国之欢心”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看过电视剧《走向共和》的人们应该都有印象,在中日甲午战争时期,慈禧挪用北洋水师的经费拿去过庆祝她60岁大寿的“万寿庆典”。

当时有大臣反对大操大办,因为国库并不富裕。但慈禧太后却坚持要办,而且要效仿康熙和乾隆皇帝万寿大典的章程,大办特办。

相比之下,日本天皇每日粗茶淡饭省吃俭用将皇家经费省给日本军队,而慈禧天天照常每日大吃大喝,锦衣玉食,规矩一点都不落下!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一个国家,想要强大首先得自强。慈禧太后这般奢华和无度,最终将大清断在了她的手上。1908年11月15日,慈禧在中南海仪鸾殿病逝,享年七十四岁。四年后,大清王朝被推翻。

据说慈禧临终遗言:“此后,女人不可预闻国政。此与本朝家法相违,必须严加限制。尤须严防,不得令太监擅权!”这无疑是对她此生政治生涯最大的讽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爱拍照的慈禧:晚清最后的威严和自取的屈辱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