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闻网 - 金融

P2P“存管雷”爆发银行招架不住了

时间:2017-10-03 08:31    作者:肖鸥    
P2P“存管雷”爆发银行招架不住了

东方IC图

9月,P2P平台进入爆雷季,为平台提供资金存管服务的银行也坐不住了。

《国际金融报》记者向某家上线了广东华兴银行存管系统的网贷平台负责人求证。他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还未收到广东华兴银行正式的通知,但的确对此事有所耳闻。“我们还在观望,如果银行有要求,我们肯定是配合的。”该负责人表示。

为何接连踩雷

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8月24日,共有49家银行布局P2P网贷平台资金直接存管业务,705家正常运营平台宣布与银行签订直接存管协议(含已完成资金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的平台),其中有450家正常运营平台与银行完成直接存管系统对接并上线(含上线存管系统但未发存管标的平台)。

而在所有布局P2P网贷平台资金存管业务的银行中,地方城商行占据了主力。其中,广东华兴银行完成上线的平台最多,有80家平台上线直接存管系统。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有五家与广东华兴银行完成存管对接的平台出现提现困难、清盘甚至涉嫌违法等负面事件。

除了因为基数较大的原因外,广东华兴银行对接的网贷平台规模都较小,风控能力较弱,可能也是导致广东华兴银行屡屡“踩雷”的原因。

《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发现,若根据网贷之家数据对平台过去30日成交量进行排序,与广东华兴银行合作存管的80家平台中,只有34家平台上榜前500位,占比42.5%。其中,只有两家平台位列前100位,4家平台处于101位至200位的区间,其余平台都排名200位之后。

盈灿咨询分析师张叶霞认为,华兴银行目前是签约平台数量最多的银行,在所有存管银行里,其存管门槛相对较低,签约的大多数平台属于中小型平台,相对而言发生问题的几率也会高一些。

平台逆向选择

“我们之前也找过广东华兴银行做存管业务,但是系统体验比较差,所以最后放弃了。”一位不愿具名的网贷平台工作人员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有不少平台曾与广东华兴银行签署了存管协议,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别家银行。

据上述工作人员介绍,在不同阶段,网贷平台选择存管银行的侧重点不一样。“在目前这个阶段,对于实力强大的平台,在乎的是银行的规模,越大越好。此外,也重视费率以及体验”。

该工作人员同时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对于一些中小平台来说,更在乎的是“能成功上线存管系统”,毕竟合规是硬指标。或许这便是不少中小平台投奔广东华兴银行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在过去两年,网贷平台与存管银行的合作关系也发生了变化。平台经历了从没有过多的选择,到主动有银行找上门服务。

2015年12月28日,银监会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其中已经提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实行自身资金与出借人和借款人资金的隔离管理,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资金存管机构”。

“征求意见稿出来后,我们立刻停掉第三方存管的进程,专攻银行。但那个时候其实很艰难,几乎是没有选择。”上述工作人员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当时愿意做这项业务的银行很少,而且那个时候平台自身也没有那么成熟。所以几乎就是被选择的状态,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进,今年2月银监会发布《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越来越多的银行因为政策落地而放开了此项业务。“这时候我们的选择才陆续多了起来,有银行找上门说希望我们考虑他们家,市场回到了一个供求平衡的状态。”上述工作人员介绍。

银行可免责吗

面对P2P平台屡屡出现问题,存管银行都是表现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9月20日,徽商银行客服就酷盈网事件回应《国际金融报》记者:已经主动联系北京当地公安机关配合完成相关协查工作,另外其于9月6日起对酷盈网存管业务采取必要措施:第一,对出借人正常提现不做限制;第二,对借款人正常充值不做限制;第三,对平台在徽商银行开立的自有账户正常充值不做限制;第四,暂时限制平台在徽商银行开立的自有账户所有提款操作;第五,暂时限制平台在存管系统中的新发标的和放款行为;第六,提取自平台上线徽商银行存管以来相关交易数据备查;第七,维持相关借贷关系的正常还款和提现。

徽商银行客服同时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建议,投资人应尽快前往所在地公安机关进行报案。

而广东华兴银行客服也表示,根据相关规定,华兴银行开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不对网络借贷交易行为提供保证或担保,不承担借贷违约责任。

根据《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第二十二条明确指出,商业银行担任网络借贷资金的存管人,不应被视为对网络借贷交易以及其他相关行为提供保证或其他形式的担保。存管人不对网络借贷资金本金及收益予以保证或承诺,不承担资金运用风险,出借人须自行承担网络借贷投资责任和风险。

但《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银行与网贷平台合作资金存管业务,所收取的存管服务费其实已经包括了对网贷平台的风险定价。

据了解,目前银行向网贷平台收取存管服务费,大部分是“一次性费用+充值出金手续费”,但也有按年度进行一揽子收费的情况。

“比如,对于不同的平台,银行存管服务费的封顶费用额度是不一样的。如果两家都是大平台,对于有风险的、负面多的平台封顶费用就会高一些,而对于没有太多负面的平台则少收费。”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上海某网贷平台高管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证实银行对不同资质网贷平台的收费不同,“某些刚进入存管业务的银行,门槛几乎没有,但是平台资质尽调以后,根据好坏,收费有差别。其实就是风险定价了”。

新联在线首席运营官陈智诚则指出,银行参与资金存管业务的最大顾虑,就是商誉风险。以国内目前的投资人教育环境,特别是平台出事以后投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心理,银行都承担了过多的责任和风险,从而导致银行选择平台时以风险为第一考量点。

“虽说政策保障银行不为平台背书,但是平台出事肯定对银行有负面影响,也不利于存管业务开展。平台的宣传肯定是‘银行存管切实保障用户资金安全’之类,就是拿银行做背书,银行怎么都脱不了干系。”上述网贷平台高管表示。

P2P“存管雷”爆发银行招架不住了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