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闻网 - 金融

优秀的江阴银行为何问题缠身

时间:2017-08-14 10:27    作者:白鸽    热搜:银行

农商行、城商行等中小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主要源于经营区域受限,贷款客户集中度高、资本实力弱,客户群体质量一般、风险管理水平不高、不良贷款化解能力有限四大原因。

不良高筑、罚单满天飞、票据纠纷频发、拟发20亿可转债“补血”又遭证监会“四问”……近期,农商行A股上市第一股江阴银行负面缠身,“老底”一一被揭。

不过,对于这样的境况,一位长期关注中小银行动态的研究人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江阴银行已算是我国农商行中较为优秀的。

“它能上市本身就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问题。”该研究人员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毫无疑问,江阴银行的内部管理肯定存在问题。而实际上,这家银行的现状也真实反映了我国农商行普遍的内控水平与经营水平。

负面缠身

作为农商行A股上市的第一股,江阴银行去年9月的上市可谓是风光无限,之后也是屡受游资热炒。近期,江阴银行更是因连连上涨被股民们称为“妖股”。然而,拨开江阴银行风光无限的外表,记者却发现,江阴银行面临着诸多问题。

在票据业务方面,江阴银行至今仍有多起金额较大的未决诉讼,其中包括恒丰银行嘉兴分行案、恒丰银行南通分行案、恒丰银行青岛分行案、恒丰银行常熟支行案、鄂尔多斯农商行案、兴业银行宁德分行案等。据统计,未决诉讼涉及金额之大已经占到江阴农商行去年净利润的四成多。

目前,这些悬而未决的案件已成江阴银行发行20亿可转债“补血”计划的“拦路虎”之一。据了解,江阴银行拟发行20亿元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的计划本于今年6月已获江苏证监局批准,但近日收到的证监会反馈意见显示,要求对公司存在票据业务相关金额较大的未决诉讼等内容进行说明。

在同业业务方面,据公开资料,江阴银行仍在大力发展同业业务。其2017年第一季报显示,截至3月末,该行存放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款项为12.04亿元,较2016年末增加38.98%。有市场人士提出疑虑,在监管部门对同业业务监管不断加码情况下,江阴银行为何要“偏向虎山行”?

此外,江阴银行更因同业业务受罚不断。比如,在2016年12月27日,江阴银行的子公司宣汉村镇银行因在5家银行违规开立5个同业账户,被中国银监会达州监管分局累计罚款100万元。

针对这一情况,《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江阴银行方面。该行有关负责人表示,该行存贷款比例一直控制在70%左右。银行间理财产品、基金和资产管理计划总量不到30%,其中理财产品和基金绝大部分为优先级、保本型,风险性投资资产不到5%。该行强调,2016年底江阴银行的MPA考核结果为A级,为最高等级。

在资产质量方面,该行2017年一季报显示,该行的不良贷款率高达2.41%,稳居A股第一,不良资产暴露呈现加速迹象,不良率快速攀升。与此同时,其拨备覆盖率170.14%,近3年维持在170%附近,相比其他同类型的上市银行处于较低水平。有分析指出,未来如果不良贷款率进一步加速,拨备将承受较大压力。

“我行今年一季度披露的不良贷款率为2.41%,与2016年底持平。随着经济下行和产业升级,制造业企业发展面临一定挑战,部分企业风险逐步暴露,尤其是本行部分异地机构及村镇银行所在区域经济金融环境不容乐观,对合并口径不良率产生了影响。”江阴银行方面承认其资产质量存在一定问题,但该行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总体来看,江阴银行的不良贷款压力有所缓解。

行业缩影

事实上,江阴银行只是我国农村商业银行的一个缩影。

“江阴银行的现状也真实地反映了我国农商行普遍的内控水平与经营水平。”上述研究人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我国农村商业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的内控水平普遍较低。

该研究人员坦言,客户经理与客户串通骗贷等内部操作风险的案子比比皆是,诸如骗贷、票据纠纷一类案件在农村金融机构十分常见。

事实真是如此吗?

其实,从各级银监部门开具的罚单中,我们就可以窥见一二。《国际金融报》记者近期在统计7月份全国各地银监局及银监分局后发现,在今年7月累计公布的77份单位罚单中,仅农村商业银行就收到22份罚单,数量最多;其次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收到17份罚单。

违规事实包括向项目资本金不实以及比例不达标的企业发放房地产开发贷款、贷款转保证金开立银行承兑汇票、违规办理同业业务、违规发放用途不真实的个人贷款、未按规定进行贷款资金支付管理与控制等。

除此之外,与国有银行和一些大型的股份制银行相比,我国农村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普遍较高。

从银监会发布的2017年一季度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来看,我国农村商业银行一季度的不良贷款率为2.55%,在所有商业银行类型中最高,而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民营银行、外资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64%、1.74%、1.5%、0.64%、0.89%。

“目前江阴银行等几家上市农商行的不良率在百分之一点几、二点几,这如果是真实不良率的话,其实已经很好了。”上述研究人员告诉记者,在浙江的众多农商行中,实际不良贷款率达30%已经不是新鲜事,而在全国范围内,甚至有个别农商行的实际不良贷款率高达50%。

东方金诚首席分析师徐承远也曾撰文表示,近年来,实体经济低迷以及产业结构调整政策推进导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逐年攀升,这一趋势直到2016年第四季度才得到缓解。而农商行/城商行等中小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徐承远认为,农商行、城商行等中小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主要源于经营区域受限,贷款客户集中度高、资本实力弱,客户群体质量一般、风险管理水平不高、不良贷款化解能力有限四大原因。

风险管理

内控水平与经营水平不足、不良承压,农村商业银行该如何改善?

在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研究员看来,原本在金融牌照管制的条件下,农村金融机构的竞争并不充分,因此对提升内控水平和风险管理水平的动力不足。但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以及银行业准入门槛的不断降低,不断有新的竞争主体参与到市场竞争当中来,这些农村金融机构在感受到市场竞争压力的同时也有了进一步改善和提高自身的风险管理水平的需求。

实际上,近几年,农村金融机构在强化内控等方面也做出了不少尝试。据游春介绍,这些尝试包括不断引进专业化人才;采用目前银行业先进的风险管理系统,并加以IT技术辅助审计、进行员工的道德风险排查;按照巴塞尔协议Ⅲ的监管要求原则,强化“内功”提升竞争力。此外,一些农村金融机构也在不断加强对员工的职业道德教育,在企业文化建设上下功夫。

“其实对于农村商业银行来说,参与IPO、参与资本市场本身也是提升自己经营水平的一种努力与尝试。因为要上市就必须将其公司治理按照上市银行的要求去改善。”游春强调。

一位资深银行业研究人士陆峰(化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也曾表示,农商行等中小银行风险事件频出主要出于两个原因:一是中小银行在制度建设方面与大银行有差距;二是由于现在竞争激烈,有些中小银行铤而走险,道德风险比较大。如果中小银行都能按照监管部门要求来做,应该不会出问题。

而对于一些过高的不良率,游春表示,目前来看,银行只能以时间来换空间,通过以后经营水平的不断改善,提升利润,核销不良贷款,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优秀的江阴银行为何问题缠身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