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闻网 - 互联

4人素不相识QQ约好一起抢劫分文未获还挂了彩

时间:2017-09-06 13:37    作者:夏冰    热搜:抢劫

四个笨贼 一场抢劫闹剧

杨睿

“同病相怜”,相约抢劫

27岁的陈鹏没有犹豫,他觉得这个方法可行,他还建议,上海有钱人多,可在上海干一票。

东北大哥同意了,可囊中羞涩,他身上只有200元,连路费都不够,陈鹏二话没说,给东北大哥转去300元,陈鹏这才知道东北大哥的真名叫沈军。12月16日,陈鹏在无锡火车站接到了沈军。

三人聚齐后才发现,沈军一开始说的洗钱人根本不靠谱,抢劫的计划难道就此放弃吗?

定规矩、买工具,陈鹏充当起组织者的角色,他买来两根电棍、两把水果刀,为冒充雷管,他还买了一捆鞭炮。12月19日中午,四人带着作案工具,直奔上海火车站。

分文未获,还挂了彩

四人到达上海火车站后,开始在附近寻找作案目标,因人生地不熟,他们一直在附近转圈,直到晚上9点多,四人实在走不动了,才决定把作案地点定在一个停车场。

他们来到停车场蹲守,没多久,一辆宝马车驶进停车场并停下,徐路看到后立即对陈鹏“哎”了一声,陈鹏看向沈军,沈军也对陈鹏使了个眼色。

宝马车驾驶位置下来一个年轻男子,陈鹏、徐路、颜晓川便一起上前挡住该男子的去路。该男子感到情况不妙,下意识闪了一下,徐路第一个上去抱住了该男子,两人扭打起来,陈鹏、颜晓川赶紧跑上去帮忙。

“他们把我扑倒在地,一个人用手掐住我颈部,另一个人拿着水果刀对着我说抢劫。”男子瞬间明白了这几个人的意图,便叫了两声“抢劫”,想吸引路过的行人帮忙,当他发现没人路过后,便采取迂回战术,“你们要什么我都给,我身上就一个手机。”拿刀的徐路一把抢过手机,递给颜晓川,他继续摸索宝马车主的衣服和裤子口袋,但没发现更多的财物。

不甘心的颜晓川从背包里拿出电击棒想电击男子腿部,让他老实点,不料被男子一脚踢开。此时,该男子又趁机把刀挡开,挣脱起身,但刚跑到人行道上,就被三人拽住摁倒,陈鹏用手捂住他的嘴,他还咬伤了陈鹏的手指。为脱身,该男子与徐路打斗起来,并顺势抢走了徐路手上的刀,抢刀过程中徐路还被伤到左侧腋下。

眼瞅着抢劫不到更多财物,作案工具被抢走,路边还出现了一两个围观的行人,陈鹏赶紧说了声“快跑”。三人便顾不上身上的伤,狼狈逃离现场。逃跑路上,颜晓川拿着抢来的手机,但此时,手机在他看来成了一块烫手山芋,于是便将手机扔在路边的花坛。

为尽快逃离上海,三人拦了辆出租车,一无所获的三人在车上垂头丧气。这时他们突然发现,沈军不见了。他去了哪儿?

心生退意,一人主动报警

原来,沈军在陈鹏等三人围堵宝马车主时,并没有上前,而是边跑边报了警。据沈军供述,陈鹏曾定过三条规矩:第一,如果不干,上了这条船,知道了这个计划,下去就要被整死;第二,陈鹏有沈军的身份证照片,如果沈军背叛,就杀光他全家;第三,任何一个人背叛,其他三人就把所有事都推在这个人身上。

其实,沈军早已有了退意,但想着自己有心脏病、眼睛有残疾,知道斗不过他们,为保证自己的安全,便一直默认跟着他们干。分配作案工具时,沈军的包里就装了一把刀和一根电击棍,他跑走了,一半的作案工具也被带走了。

对于沈军的行为,陈鹏、徐路、颜晓川都直呼没想到,沈军从没表达过不想参与抢劫的想法,甚至在当初策划时他还积极提出购买作案工具的意见,还曾说“动手的话,我第一个上”。

承办检察官认为,沈军参与策划抢劫,并一同到了现场,虽未亲自动手,但抢劫行为经四人共同策划,属于抢劫的共犯。其之后不愿参与但并未能有效阻止其他三人的抢劫行为,而是等三人动手后才离开报警,沈军的行为可以认定为涉嫌抢劫罪的共犯,其报警举报的行为可认定为自首。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4人素不相识QQ约好一起抢劫分文未获还挂了彩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