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闻网 - 互联

判决书上网带来了什么:倒逼法官提升案件质量

时间:2016-09-01 01:21    作者:沐瑶    热搜:案件

原题目:判决书上网带来了什么:倒逼法官提升案件质量

判决书上网带来了什么:倒逼法官提升案件质量

2013年1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发布裁判文书的规定》,拉开了全国法院裁判文书上网公布的序幕。

“把所有裁判文书在网上全文公布,这在世界范围看,也是独一家。如今,中国裁判文书网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裁判文书公布网,成为国表里研究中国司法的重要数据库。”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王亚新说。

  便于大众通过判例推断自己的举动效果

50多岁的黄先生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打官司,便在没有聘任状师帮助的情形下独自完成了。日前,因银行卡被盗刷了80余万元,黄先生与银行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打起了官司。承方法官询问,此案专业水平高,是不是确定不聘任状师?黄先生说:“我在网上找到了上海二中院曾经作出的一份判决,其中的案情与自己的相差无几,触及的法律问题在判决书中了如指掌,不需求请状师了。” 在后续审理中,黄先生有条不紊地对银行的主张进行回应,并最后获得了法院的赞同。

据介绍,截至2016年初,上海二中院裁判文书上网率达到了99.22%,明确了人们平常举动的界线、纠纷处置的标准,增进了社会抵触纠纷的化解。

从业多年的丁状师说:“近几年碰着辣手的案子,我第一反响就是上裁判文书网查询同类案件的判决,为自己代理的案件找到依据与冲破口,大大提升了工作效率,也更简单获适合事人的信赖。”

在代理林女士的案件时,丁状师通过裁判文书网,查询到各地法院相似案件的判决结果,通过认真分析比较,以为胜诉也许性很大,并明确了代理的思绪,最后胜诉。“刚开始,其实不抱太大希望,看到法院的同类判决,才增加了信念,博得了官司。”林女士说。

“裁判文书慢慢公布,体现出司法理念的陆续更新和司法者的自信。公布所带来的社会价值已远超预期,它能够让每个当事人合理做出预期,领悟自己做什么合法,怎样做能够充足维权。”丁状师说。

“司法裁判是社会成员标准和推断自己举动的最好教材。在互联网发布裁判文书并提供便捷高效的检索和查阅系统,能够为社会成员提供详细而明确的举动扶引,便于大众通过一个个鲜活的判例来辨认和推断自己的举动效果,帮助其构成较为科学的举动预期,并选择处理纠纷的详细方法。”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讯庭庭长贺小荣说,司法公布的力度越大,社会成员对自己举动进行预期和推断的本钱就越低,全民学法、尊法、守法、用法的积极性就会陆续提升。

  增进了裁判尺度的一致与司法能力的提升

裁判文书上网公布其实不简单,刚开始,一些法官或多或少产生了抵牾情绪。2014年1月,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依据最高法的一致要求,将裁判文书上网公布,立刻在法院内部激发争议,一些法官表达不解,甚至消极看待。

“裁判文书一旦上网,就裸露在全国上亿网民眼前,万一发现有小瑕疵或错别字,被炒作缩小,我这今后还怎样干工作啊!”在一次干警座谈会上,刚委任为法官的小丽表示出了自己的担心。

有多年办案经历的法官老王也有些不睬解:“原来案件就已经多到忙可是来,目前倒好,还要上传文书,这不是做无用功嘛!”

但是,跟随这项工作的陆续推进,人们逐步发现,裁判文书公布不只转变了法官的工作观念和工作方法,并且为办案提供了参照系,增进了裁判尺度的一致与司法能力的提升。

一位从事了30多年审讯工作的法官曾记下他从一些法院搜集到的案件判决要点,记了大大小小10个笔记本。“过去,这些资料常常被年轻法官借去复印,当作教材用,目前只能当‘文物’咯。”这位法官说,如今,悄悄点击鼠标,全国法院的案件判决都能找到,不只更全并且更精确,判案前看一看,作为参考,能够帮助法官掌控一致尺度。

罗仙永是一位仲裁人,上网查阅裁判文书已经成为他的一种习惯。“劳动关系方面的法律实用变化很快,连续关注上网的裁判文书,让我收获颇丰。”罗仙永说,通过对裁判文书说理的陆续研究、对同类案件的归结总结,他觉得自己判决案件、拟写文书的能力获得陆续提升。

“以往有些当事人断章取义在网络上发帖,宣泄不满,不明本相的网友随便跟帖,严重影响司法公信。目前缘由是裁判文书上网公布了,一些网民通读文书、明辨长短后,反过来又质怀疑胸叵测者上网炒作的目标,使网络环境获得了净化。”江苏省睢宁县人民法院院长李勇说。

贺小荣以为,裁判文书上网公布能够从制度和技术上抵抗外来干涉。“机密是公理最大的仇敌,司法公布是有用抵抗外部干涉的最好盾牌。只需真正做到失效裁判文书的整体公布,一切非法的干涉就无容身藏身之地。”贺小荣说。

倒逼法官提升裁判文书质量和案件质量

推进审讯公布和推进法院失效裁判文书公布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对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安排。很多专家以为,在互联网发布人民法院的失效裁判文书,是传统司法公布工作的一次庞大革命。

为了推进这项工作,最高人民法院制定专门的司法解释,建成中国裁判文书网,自上而下安排、示范、落实。早在2013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便制定 《裁判文书上网发布暂行方法》,对该院裁判文书上网公布。2013年11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发布裁判文书的规定》后,全国各地法院加速了裁判文书上网公布的脚步。

作为全国首先实行裁判文书上网公布的河南法院为在全国范围内推开这项工作制造了经历,也通过实实在在的效果,提振了人们的信念。

“从2008年开始,通过七年连续尽力,裁判文书上网公布已经成为河南省司法公布的品牌之一。截至2016年初,上网文书累计达185万余份,全方位司法公布陆续扩展,阳光透明工作机制正在构成。”河南省高等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说。

裁判文书上网公布就像一个支点,撬动着司法改革的推进和法院工作的提升。

“我们要求所有应该发布的文书所有上传,关于不宜公布的裁判文书,要通过火管院长的严厉同意,所有的优良文书评选必须以裁判文书上网为基本要求,”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院长颜赤说,“裁判文书上网了,就相当于多了多数网友帮我们监察文书质量,我们用裁判文书上网倒逼法官提升裁判文书质量、提升案件质量,裁判文书上网也推进了法院司法公布的脚步。”

江苏省睢宁县人大内司委干部项铁军介绍,“县法院通过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回应了老百姓的司法需求,以实际行动博得了人民大众的信赖。县人大常委会近几年来很少再接到大众关于司法不公的体现。”

“以公布促公正,以公布倒逼公正,裁判文书上网公布3年来,司法威望和司法公信陆续加强,人民大众正在从每个司法案件中切实感觉到公正公理。”最高人民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刘学文说。

判决书上网带来了什么:倒逼法官提升案件质量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