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华闻网 - 华人

“这五年·我与中国”:我和中国的文学因缘

时间:2017-09-24 10:21    作者:牧晓    

五年前,从北京唱响的“中国梦”引起海内外中华儿女共鸣。五年来,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实践,到“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到“一带一路”;从经济转型发展到反腐倡廉……中国的头条新闻总能引发海外华侨华人的思考与感怀,侨胞们与祖(籍)国、家乡呼吸相通、砥砺奋进。

“这五年#8226;我与中国”征文活动发起后,海内外侨界踊跃来稿,表达心声。一篇篇优秀征文也将陆续与大家见面,共同讲述“我与中国的这五年”。

——编者按

这五年,我和中国的文学因缘

吴恒灿

我要感恩马来西亚华裔先贤们捍卫华文教育的努力,使马来西亚成为除了中国以外华文教育保存最完整体系的国家,也让我有机会接受从小学到高中,一共12年以华文为主要教学媒介语的基本教育。我的华文能力,就是在中华文化浓厚的环境下打好了基础。

高中毕业后,我考入马来西亚华人社团开办的第一所私立华社高等学府——新山宽柔马来学系专科班(现升格为南方大学学院),接受三年马来语文的本科专业培训,我的马来文和华文双语能力的培养就此开展。

为报答华社的栽培,我在两所华文独立中学担任马来文教师。我在教学中发现,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文化和族群的国家,两个主要族群——马来民族与华族之间的文化交流做得还很不够,我希望能为此做些事。

“这五年·我与中国”:我和中国的文学因缘

1986年,我和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马来西亚翻译与创作协会”,我担任创会秘书长(现任会长),组织双语精通的人才,有计划将马华文学作品,包括短篇小说、诗歌、儿童文学等翻译成马来文,并说服国家语文局出版。我不计较稿酬,有时还自己掏腰包资助出版销售,想方设法将翻译好的作品打入主流社会读者群。我们的理想是:通过译介交流,促进民族团结。

我们默默耕耘,出版了多本马华文学作品的马来文译本,并搞了一次大规模的文化交流史料成果展,让马来西亚主流社会开始对马华文学作品有所了解。

1989年12月,受中国新闻出版总署的邀请,我陪同马来西亚教育部国家语文局官方代表团第一次访问中国,在这次为期七天的破冰之旅中,中马两国第一次签署文学交流合作谅解备忘录,开启了中马在文学、语文、翻译、出版、印刷及书展六大领域的合作。我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心中激动万分。

我当时在北京许下承诺,一定要把在马来西亚将马华文学译成马来文的看家本领,搬到中国这个更大的舞台上来,将中国优秀的文学作品翻译成马来文,也将马来杰出的文学著作译介到中国来,让中马两国文化交流有更实在的成果。

“这五年·我与中国”:我和中国的文学因缘

回国后,国家语文局委任我为总策划,实现谅解备忘录签署的合作项目。经过两年的努力,1991年,一部收集20位马来当代女作家短篇小说选华文版《瓶中的红玫瑰》,在山西省太原市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我再次随马来西亚国家代表团出席在太原举行的新书首发式,这是中国第一本与马来西亚官方合作出版的文学著作。看着自己辛勤努力的成果面世,我心中的激动无法形容。

1993年,我在教学之余担任编审,将20名中国近代女作家短篇小说选翻译成马来文,交由国家语文局出版。这也是马中文学交流史上第一本中国文学作品被译成马来文出版。书名为《撒尼大爹》,收有冰心、萧红等著名女作家的短篇小说。我也是第一次一边译审,一边欣赏当时在马来西亚很难看到的中国近代优秀女作家的作品。《撤尼大爹》马来文版在吉隆坡顺利出版,象征中马两国文学交流史开启了新篇章。

有了鼓励,有了信心,我开始有了更大胆的想法——翻译四大古典名著。

2001年,我们将施耐庵的《水浒传》全部翻译成马来文,正式交国家语文局出版,此消息在马来西亚轰动一时,传为佳话,开启了我们将中国四大古典名著全部翻译成马来文的第一步。

“这五年·我与中国”:我和中国的文学因缘

为了获得国家语文局的支持,我们承诺任何中国翻译名著的出版,将安排华裔民营企业家购买,并赠送给学校图书馆。这个方法很有效,既解决了出版经费,又推广了翻译成果。

在马来文版《水浒传》出版11年后,2012年,我们成功推出了马来文版《三国演义》,并邀请马来西亚副首相慕尤丁主持首发式,现场还表演了《三国演义》中刘备、关羽和张飞桃园三结义的戏剧片段,让马来社会了解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义”的含义。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的倡议,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随后推动“丝路书香出版工程”,我已经感觉到中国对外文化交流新气象的到来。

我们孜孜不倦的努力,也受到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的关注。时任中国大使柴玺及现任大使黄惠康不断给予鼓励,并支持中国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和浙江古籍出版社联合出版马来文版《西游记》。由于中国方面的大力支持,我们翻译《西游记》的速度大大提升,前后只用了三年时间。

2017年7月25日,作为马来西亚教育部国家语文局及马来西亚汉文化中心代表团成员之一,我拜会了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黄惠康,将耗费30年完成的中国四大名著马来文版移交黄大使,包括刚刚出版的马来文版《红楼梦》。我自始至终亲力亲为参与中国四大名著马来文版翻译的全部工作,所投入的时间及精力,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永恒灿烂的计划,正如我父母为我取的名字一样,我为此感到荣耀与自豪。

1985年至2012年,27年间我完成的翻译出版著作约30本,2012年至2017年,作为马来西亚翻译与创作协会会长及马来西亚汉文化中心主席,5年来我完成与中国出版集团签署的翻译合作项目一共有近百本。我领导翻译的队伍,已经从以前的业余兼职,到现在的全职专业,这变化已不可同日而语。这过去的五年,的确是不一样的精彩的五年,未来的五年,相信将会是我人生译介事业上更精彩的五年。

“这五年·我与中国”:我和中国的文学因缘

相关内容